您所在的位置: 新闻频道 > 嘉兴新闻 > 图说嘉兴 > 正文
吉林白癜风遗传吗
嘉兴在线新闻网     2017-12-13 16:59:00     手机看新闻    我要投稿     飞信报料有奖
吉林白癜风遗传吗,河南治白癜风的偏方,山东白癜风,广东白癜风遮盖液,泸西白癜风医院,宁明白癜风医院,四川白癜风能治愈吗

   “舒尔茨效应”是指舒尔茨担任社民党主席以及社民党总理候选人以来德国社民党呈现出来的积极发展态势。这一积极发展态势尤以2017年2月份和3月份表现得最为明显。当时舒尔茨受欢迎的程度一度超过了德国现任总理、基民盟总理候选人默克尔。与此同时,社民党民调支持率不断攀升,一度反超联盟党,新增党员人数达到13000名。一时间,德国政坛刮起了一阵“舒尔茨旋风”,2017年德国大选也开始变得扣人心弦。

   然而,好景不长,年初的“舒尔茨效应”并未持续发挥能量,社民党没能保持住上升的势头,连续输掉了三个州的议会选举,舒尔茨的支持率也大打折扣。

   究竟是什么原因导致德国政坛“舒尔茨效应”不再?

  

   2017年初“舒尔茨效应”的产生是在特定背景下多种积极因素叠加的结果。一旦背景发生变化,积极因素发生变动,效应所产生的能量注定只能局限在一定范围之内。这一特定背景是指社民党在年初较好地解决了总理候选人问题。

   1月25日,时任社民党主席、德国经济部长兼副总理加布里尔宣布放弃代表该党竞选联邦总理,同时宣布辞去社民党主席一职。加布里尔的这一高姿态为他赢得了敬意,同时也团结了社民党。可以说“舒尔茨效应”的产生离不开加布里尔退位让贤的铺垫。2月12日,德国总统选举落下帷幕,德国前外长、社民党人施泰因迈尔以压倒性优势获得胜利,成为新任德国总统。施泰因迈尔出任总统并非默克尔的初衷,但无奈联盟党未能推出合适的人选,只能接受社民党的提议。在选民心中拥有高支持率的施泰因迈尔出任总统为社民党提振了信心,也为“舒尔茨效应”的产生积攒了人气。3月19日,舒尔茨以百分之百的支持率当选为社民党主席以及社民党总理候选人。“舒尔茨效应”势不可挡。

   然而,这之后加布里尔马不停蹄地投入到外长的新工作之中,施泰因迈尔也不得不面对从社民党外长到超越党派的总统的转变。“三驾马车”合力产生的能量不再,舒尔茨需要单独挑起大梁。“舒尔茨效应”能否持续发挥效应愈来愈直接取决于舒尔茨个人的领导魅力以及社民党本身的竞选实力。

  

   德国政党研究专家尼德迈尔教授5月24日在接受采访时指出,舒尔茨不能仅靠缺少竞选经验的心腹恩戈斯以及社民党总干事巴尔利来组织竞选,社民党需要组建一个更好的竞选班底。经验的缺失导致社民党在很多重要的环节应对不足。例如,在5月22日竞选纲领的推出过程中就经历了一波三折,遭遇了一个“黑色星期一”,先是在日期上反反复复,后来又因可疑邮包的干扰,社民党总部被清场长达1个半小时,待一切恢复正常后,竞选纲领由社民党总干事巴尔利、联邦家庭部长施维斯格以及社民党议会党团主席奥珀曼予以推介,而非社民党主席舒尔茨。德国媒体一时间惊呼社民党为何将党主席雪藏。要知道,不担任政府要职的舒尔茨和默克尔相比并没有太多在媒体露面的机会,此外由于不是联邦议会议员,舒尔茨也缺乏和默克尔直接叫板、公开辩论的最佳平台。竞选班底经验的缺失在一定程度上与舒尔茨本人缺乏丰富的国内执政经验有关。

  

   “社会公正”一直以来都是社民党的主打牌,今年舒尔茨也不例外。可是仅靠“社会公正”很难触动选民的内心。首先,德国良好的经济形势使得“社会公正”并非德国亟待解决的问题。其次,动荡的国际局势使得德国选民更加关注安全形势,期待政局稳定。而在安全领域,明显现任总理默克尔更容易有所作为。此外,随着默克尔对难民政策的调整,德国国内对默克尔不满的情绪也已逐渐平息。

  

   联盟党和社民党高层接受媒体采访时均表示拒绝再度组成大联合政府。于是选择合适的联合组阁伙伴成为社民党的当务之急。社民党理论上可以和绿党组成联合政府。然而,绿党自菲舍尔的退出后一直缺少灵魂人物的指引,加之环保早已不再是绿党的专属领域,曾经叱咤德国政坛的那匹黑马风光不再。2016年12月8日,德国柏林市诞生了德国第一个由社民党人主导的“红红绿”政府。柏林是德国的首都,也是德国最大的城市,其组阁形式一直以来都对联邦层面的组阁具有风向标的意义。然而,社民党、左翼党和绿党要想实现在联邦层面的执政面临很多挑战。“红红绿”的组阁压力主要来自社民党和左翼党的合作,要知道左翼党曾经是作为反对社民党的抗议党而成立的,一旦成功组阁,要么面临和社民党作出妥协,冒牺牲铁杆选民的风险,要么持续和社民党作对,冒削弱政府执政能力的风险。

  

   随着在萨尔州、石荷州以及北威州地方选举的三连败,舒尔茨和默克尔的差距越拉越大。州议会选举的失利更多的是社民党常年支持率低迷的结果,以及地方政治家在各州治理中暴露出的问题所致,有的甚至就是地方政治家的错误言行所引发。社民党发展面临的瓶颈是“舒尔茨效应”昙花一现的深层原因。

   与基民盟相比,德国政党谱系的变化给社民党带来了更大的挑战。“2010改革议程”使得社民党内部被撕裂,造成了许多固定选民的流失。绿党的崛起和左翼党的诞生从左侧削弱了社民党的选民基础。基民盟往中间靠拢以及选择党的诞生又从右侧挤压了社民党的生存空间。两届大联合政府中社民党均沦落为基民盟的小伙伴,更加导致难以在选民心中树立良好的形象。

   2017年德国大选的日子日趋临近。作为一名在欧洲政坛成长起来的政治家,舒尔茨并未参与社民党大刀阔斧的改革。作为一名口才出众、性格外露的政治家,舒尔茨即使在大选后成为反对党主席,也应该能够把握机会,重塑自己在德国选民中的形象,提升领导力。

   毕竟,对社民党而言,赢得2017年联邦大选只是短期目标,提高党的凝聚力和行动力才是根本。


来源:嘉兴在线—嘉兴日报    作者:摄影 记者 冯玉坤    编辑:李源    责任编辑:胡金波
 
 
海南冯小刚白癜风